南方日报:“广塑指数”树立大宗商品定价权

字号: | |
2014-12-11 10:15:27

  




  9年前,从新疆乌鲁木齐运送塑料原材料到珠三角地区需要近1个月的时间。当塑料原材料运至下游买方时,价格如果变动,买方可能会因跌幅过大而毁约。彼时,价格不透明、交易成本高、履约程度低等问题,成为全国塑料行业发展的瓶颈。
  2005年9月,广东塑料交易所(以下简称“塑交所”)应运而生,为买卖双方提供了高效、透明的电子交易平台。当交易规模和金额达到一定程度,其编制的“广塑指数”就成为行业决策的重要参考,确立了塑料行业的“广东价格”。
  9年过去了,电子商务浪潮汹涌而至,加上塑料下游行业的外移,广东在塑料行业上下游的影响力逐步减弱。不过,作为全国唯一的塑料交易所,塑交所仍在为上下游企业提供交易、物流、金融等服务,继续维持广东在塑料行业的辐射力和影响力,“广塑指数”则将行业内的资金流、信息流、人流等聚合于广州。
  如今,面对信息化的冲击,广州传统商贸业在全国的影响力被淡化。塑交所建立的电子交易模式及延伸的生产服务,正是解决上述问题,并继续维持广东在商贸行业的辐射力和影响力,赢得大宗商品交易领域话语权的探索。
  塑交所探索的运营模式及其延伸确立的“广塑指数”,能否成为提升广州大宗商品交易影响力和辐射力的借鉴路径?广州能否通过打造更多有影响力的“广州价格”,抢占新经济商机?“广州价格”指数系列观察第一期将走进大宗商品交易之广东塑料交易所,关注新常态下广州经济发展新动向。

  逾50万数据为编制基础 为生产销售提供决策参考
  广塑指数1131.23,PVC指数1041.00,PP指数1562.41,PE指数1257.90……点开塑交所官方网站,各种塑料原料的价格指数都在实时播报,高于1000点表示当前价格比基期价格高,反之则比基期价格低。根据指数的走势图,还能比较行情的变化,指数较前一日上涨表示行情向好,下跌则表示走低。
  看似简单的指数背后,却有着50万条以上的价格数据作为编制基础。指数计算程序自行在交易系统数据中心分品种提取交易价格,按照指数编制算法逐层计算出广塑指数的小类指数、中类指数、大类指数和总指数。
  自2005年9月26日正式投入运营以来,广东塑料交易所至今仍是全国唯一的塑料现货电子交易所。经过9年时间,塑交所获得了大量真实有效的数据,巨大的数据量保证了广塑指数的代表性和准确性,确立了塑料行业的“广东价格”。
  “9年前,塑料行业在不同地区甚至不同企业间都存在价格封闭现象,难以找到定价标准。”多年在广东从事塑料原料生产行业的曾江说,以前塑料原料价格主要是“一对一”的交易谈判,要花费大量的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进行询价和谈判。由于信息不充分、不透明,产品价格大起大落,行业投资没有参考标准。
  塑交所的交易客户遍布塑料产业链上中下游,集中交易所形成价格更为公开透明,逐渐得到业内人士的关注。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广塑指数,能准确清晰地反映我国塑料原料行情趋势,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市场的供求变化,指导上中下游企业对市场价格和供求作出正确的评估,逐步成为塑料企业生产和销售的决策参考。
  曾江解释,以今年上半年的指数变化为例,塑料制品出厂价格指数走势与广塑指数总指数的走势较为一致。值得注意的是,广塑指数总指数的变动明显先于塑料制品出厂价格指数的变动,“说明前者对于后者具有一定的前瞻性”。
  比如2008年6月,广塑指数已开始呈现下滑迹象,7月初转而大幅下降,对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带来的塑料市场萧条行情提前作出了预警。至2008年9月,次贷危机的影响全面爆发,塑料价格不断走低。一些塑料生产企业提早得到广塑指数的预警,在塑交所预先卖出货物,提前锁定利润,避免了随后几个月价格急速下挫而带来的损失。
  目前,塑交所年交易额超过4000亿元,年交易量超过4000万吨,并建立了以广州为总部、遍布全国的市场发展和服务体系,交易企业的生产产能、终端需求和流通规模占行业总规模的80%以上。

  提供金融担保 规范交易秩序
  “2005年以前,广东地区塑料消费量在200万吨左右,但是2005年至今,几乎每年广东地区塑料消费量都以双位数的速度增长,至目前已经占据全国40%左右的消费量,已经达到接近700万吨,成为全国第一大塑料消费地区。”广东塑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晓青认为,塑料消费增长的背后,离不开电子商务的贡献。
  相关数据显示,2014年我国塑料原料产量将达5700万吨,五大通用塑料产量占据整个产量的75%左右,工业总产值达到1.06万亿元,塑料原材料市场需求达到近8000万吨水平。在卢晓青看来,经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后,塑料供不应求的形势将转变为供需基本平衡,市场呼唤一个集“公开、透明、安全、便捷”于一体的交易运行机制。
  在过去,由于第三方监管缺失,不少塑料交易合同履行得不到保障,贷款拖欠和“三角债”问题时有出现。“以前根本不敢预售货物。”曾江说,如果预售了两三个月的货物,发货时价格跌了或涨了,总有一方感觉吃亏。塑交所提前1到6个月为协议提供金融担保,并允许贸易商以按揭方式支付,“可以说在国内建立了更为规范的市场秩序”。
  目前,全国塑料行业交易状况以电子商务和传统交易行业为主。过去的塑料贸易产业链为“生产企业—代理商—贸易商—下游终端”的运作模式。但电子商务模式普及后,贸易模式已经发生很大转变,贸易产业链已变成“生产企业—电子交易平台—下游终端”的运作模式了。
  从交易的全流程看,塑料产品从买家到卖家,需要经历从厂家到贸易商,经过物流运输,再送到下游客户手中的环节。因此,仅提供价格参考,不能满足塑料贸易的发展需要。据卢晓青介绍,塑料交易的生产服务环节包括仓储物流服务、信息技术服务以及供应链货押融资服务等。
  “物流是较为重要的环节,因为我国大多数塑料消费地在华南和华东地区,而生产地大多集中在具有资源优势的西北地区。”卢晓青说,和纯交易服务的平台不同,塑交所是全国最大的塑料电子现货交易交收平台,提供“电子交易+仓储物流+供应链融资+信息技术”一系列的服务。
  目前,塑交所以广州为中心,通过自建和第三方协议仓的方式,在全国建立了20多个交收仓库,自有仓库面积50万平方米,库容达到100万吨。其自购和配备的干线车辆有2000辆,年运输量可以达到200万吨,为塑料企业提供西北到华南、华东、西南和西南到华南的运输专线,建立了覆盖珠三角、长三角、西南区域的全国30多个区域的汽运配送网络。

  搭建B2B电商平台 助专业市场“触电”
  在电子商务浪潮来势汹汹的今天,塑交所并不满足于做塑料行业的生产服务平台,近年来它还创新推出现货交易的B2B电子商务平台——万商台,为全国各专业批发市场及批发商户提供全面的电子商务服务。
  “传统专业批发市场对商品经济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,但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、国内电子商务的逐步兴起等,专业批发市场的发展逐步陷入困局。”据卢晓青分析,电子商务及新型交易手段的发展,弱化了专业市场的渠道优势,传统较为出名的专业市场在国内外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被转移而丧失。
  商品贸易的发展也存在失控的不利因素,具体表现为商品网上交易混乱、行业规则失控、商品行业文化被逐步破坏。“商品只要挂上网,就被当成快销品一样,变成典型混乱的价格战,甚至为求高销量压低成本。”卢晓青说,以次充好、假货横行,严重破坏了商品行业的生存与发展环境。
  事实上,不少专业批发市场或商品行业协会都有意发展电子商务,但它们往往只是建立简单的网站,把产品挂在网上卖,就以为是电子商务。由于专业人才缺乏、信息化技术跟不上、运营经验不足,造成“触电”大多以失败告终。
  针对上述问题,依靠塑交所多年积累的客户资源和强大的电子商务技术团队,万商台将协助专业市场打造成融合LBS、移动互联网、大数据分析等技术的综合性大型电子商务平台。“我们可以为每个批发市场建一个子平台,批发市场入驻后,里面的商户再整体入驻,进行在线展示和交易,帮助各个批发市场‘触电’。”卢晓青说。
  目前,石溪大森林装饰材料城、南域家居建材博览城、盛亿皮具城、广州启秀茶城等专业批发市场已率先进驻万商台。同时,万商台也不断延伸辐射范围,目前已全面进入内蒙古市场。
  然而,对于不少批发市场管理方而言,“触电”转型与其原有的经营模式有冲突。“批发市场肯定希望租金年年见涨,人气聚起来。”有业内人士表示,如果把电商平台搭建起来,分流了客户,商户就不需要在批发市场里面驻场了。
  “有的市场可能并不愿意入驻,但很多市场还是很感兴趣。”卢晓青认为,即便批发市场现在不愿意,但“触电”、“触网”是个趋势,改变不了,“事实上这也并不冲突,我们帮它多建一个渠道,通过我们积累的资源,吸引全国各地的客户,实现线上线下的结合。”
  比如,依托塑交所在全国各地的市场服务体系、物联网设施平台以及产业链上下游客户信息整合优势,形成“专业市场+电子商务+现代物流”的新型电商生态圈,专业市场平台可以迅速扩大客户规模,将局限于本区域行业内的客户群辐射到全国范围内的广大消费者。
  如此看来,万商台和阿里巴巴的模式非常相似。“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,市场容量很大,我们会根据不同地域和自身特点做出不一样的东西出来。”卢晓青说,万商台将走出一条与亚马逊、阿里巴巴等不同的道路,引领各大批发市场向电子商务成功转型,打造具有广州特色的电子商务平台。

  ■对话
  广东塑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蔡红兵:
  塑交所的作用是要把生产服务环节留在广州

  南方日报:近年来,广东的塑料行业发展有怎样的变化?对广东商贸业的发展有怎样的影响?
  蔡红兵:和过去相比,广东目前的工业原材料消费量基数并没有下降,但全国消费量的增量却往往体现在中西部等省份,这就意味着中西部省份的市场逐渐变得重要。这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表现得尤为明显。
  这是因为广东省或广州市的人均GDP已经很高了,要往上走也比较困难。而中西部地区近几年的GDP增量比较大,经济发展也比较快,那么围绕它上下游的工业产值也会上升。
  举例来说,过去,广东有很多塑料加工产业,包括做PVC、膜、皮革、片材、板材等,很多都是对外出口的。这几年,很多广东的这些塑料加工厂基本上没有扩产,它们一半用作出口,一半则要用于开拓国内市场。
  然而,塑料行业的上游本来就在北方和西部,在国内开拓市场,还不如到国内其他地方去设厂,因为PVC要从北方或西部运到广东,然后又运到其他省份,这个成本就很高。所以2008年后,广东的很多下游产业就开始在省外设厂了。
  广东原本在塑料行业下游占据一定的地位,但现在占据的比例也在下降,此外,由于转型升级的需要,下游产能现在又要搬迁。显然,从实际经济的角度看,广东围绕塑料行业的商贸活动可能就不如以前活跃。事实上,其他传统的商贸活动也会面临这样的变化。

  南方日报:在上下游产能都远离广东的情况下,塑交所对于广东塑料行业的发展起到怎样的作用?
  蔡红兵:上游下游的产能要留在广东很难,这是客观规律,但如果整个塑料行业的重心都转移了,就会对广东的流量经济产生非常大的冲击。塑交所的平台就是在产业转移走出去后,把生产服务环节留在了广州。要是没有这个平台,广州这个城市对塑料行业而言就是不相关的一个地方了。
  我们的客户过去一半在广东,现在广东客户的占比也在下降。不少客户在新疆、内蒙古生产原材料,卖给江苏、浙江、四川等地的客户,而他们的平台交易、物流服务都是通过我们在广州的平台在做。
  企业与企业的交易也是一个产业,是一个新的商贸业态,会带来资金流、人流量和信息流,这是一个长期的、潜移默化的影响。在这样的形势下,塑交所的意义更为凸显。如果忽视我们这个平台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流失。

  南方日报:塑交所的定位是成为全球性塑料原料定价中心,今后将怎样扩大其在全国乃至全球的影响力呢?
  蔡红兵:我们首先要投入更多的物力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广,其次是为行业内的客户提供服务,做大我们的量。目前,我们还计划将这种塑料行业的服务模式向其他行业进行推广,比如现在在做的万商台,为传统批发市场搭建B2B电商平台。而在铝、钢材、煤炭等领域,我们也在做一些尝试。
  事实上,很多地方的电商平台都是以交易为主,而我们则是强调为整个企业经营提供所需的服务,包括交易、物流和其他服务。目前,我们在内蒙古、新疆、青海、山东、天津、宁夏、四川都有建物流基地。如果仅仅提供交易服务,对企业的吸引力还是不够。

责任编辑:侯秀菊
分享到: